当前位置: 首页 >> 本院动态 >> 医院新闻 >>中国人的故事 | 人大代表张宝艳:温暖守护宝贝们的回家路

中国人的故事 | 人大代表张宝艳:温暖守护宝贝们的回家路

发布时间:2019-03-06    查看次数: 19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  

 

 

我是张宝艳,

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创始人。

如果问我最大心愿是什么,

就是希望宝贝回家早日“关门”,

因为这样就说明,

拐卖儿童现象真正得到了遏制。

 

“宝贝回家”创立至今,已有12年了。

爱心人士超过32万,

帮助4300多个家庭团圆。

每每看到这些相拥而泣的父母和孩子,

就觉得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这些年我最怕看到的

是这些孩子回到家中,

父母已经“等不及”先一步而去,

这样的家庭,注定无法团圆。

 

1991年12月,3岁的宋彦智意外走失,

对他的家庭来讲,犹如晴天霹雳,

为了寻找走失的孩子,

公安机关建立DNA数据库,

“宝贝回家”每天在论坛发帖跟进……

终于,经过25年的不懈坚持,

母亲终于找到了宋彦智,

“比对结果符合,找到智智了!”

 

 

宝贝回家了,可爸爸却没有等到。

那一刻,我的内心百感交集:

25年的努力看到结果,孩子终于回家了

但这不是真正的团聚。

我的内心很忧虑,

我常常责问自己:

如何能最大程度地避免这种遗憾?

如何能真正实现“天下无拐”?

 

其实,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

社会大众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宝贝回家”上有很多寻亲孩子的信息,

大家动动手指,把这些信息转发出去,

可能多一个人看到就多一份希望。

也许手指的力量,就能帮某个孩子

打开通往回家之路的大门。

2018年,

我走上了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通道,

我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

我说,保护孩子,

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

是社会也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责任。

艳。资料图

 

两会后,我参加了全国人大组织的

最高检察院执法检查,

吉林省人大组织的

打黑除恶执法情况视察,

通化法院举行的案件庭审,

通化检察院举行的执法新体验……

 

通过这些履职活动,

我全面了解了

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的工作。

我对人大代表身上的责任

有了新的认知。

寻找和保护孩子,需要更精准的方式。

 

在我们及全社会的呼吁下,

2010年开始,一旦有孩子失踪,

公安机关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2015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开始被追究刑责;

2017年,拐卖婴幼儿最高可判处死刑……

这12年间,

我见证着全国开展打拐专项工作,

各种政策法规出台、新措施帮助宝贝回家。

 

特别是公安部推出的

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

有25家新媒体和移动应用接入平台,

一旦孩子失踪,

在几秒钟内,几百公里范围里,

每一个安装了指定APP的手机用户,

都能收到弹窗提醒。

 

社会上的各种资源也全力支持我们,

有一些爱心企业,

他们会把“宝贝回家”的寻亲资料

印在他们的产品包装上,

通过企业销售渠道辐射到全国各地。

 

还有一些互联网高科技企业

他们会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宝贝回家”

在公安机关的指导下,

我们与腾讯、微软等企业合作,

有时救助站收留的孩子有智力障碍,

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谁,

好在用人脸识别和大数据处理技术,

再拿去公安部一比对,

立刻就能知道他们是谁!

 

2007年的时候,

一天最多能有

七、八个人来登记失踪孩子信息。

如今,国家和社会都很重视打拐工作,

人贩子基本被震慑住了,

连续三年,

找不到的孩子一年都不超过一百人!

 

这几年我们做得很辛苦,

每天都工作到深夜,

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

但看到我们的坚持换来一次次团聚,

这一切都值得!


 

建议一加重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量刑标准。

从源头、立法的角度,希望国家能够更加重视。

家庭失去孩子是一辈子的事,是不可弥补的缺失,可是目前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过低,我希望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他们付出更沉重的法律成本,也是从源头上解决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问题。

 

建议二对所有幼儿园统一安装全方位监控系统。

希望大家关注到这些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们平时的成长环境。

现在儿童的成长环境,是孩子家长们很焦虑的一个问题,幼儿园本该是祖国花朵们成长成才的沃土,可是近几年各地幼儿园虐童事件频发。安装监控方便上级部门对幼儿园进行管理,也方便家长能够看到孩子们在幼儿园的成长过程,杜绝幼儿园虐童事件的发生,给儿童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

我的建议

 

 

今年我会继续关注打拐领域还有哪些需要完善的问题,积极参加培训,全面了解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的工作,通过法律途径,为老百姓做实事,如果寻亲时需要法律诉讼,我就知道该如何帮助他们与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沟通,运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和困难。同时也会继续关注其它公益领域的问题,我是基层代表,让每个家庭团团圆圆,让天下无拐,是我的心愿,也是32万“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心愿!